Blog Banner
哀哉!香港人! - 頭條日報專欄 《廢中手記》
15-Jan-2018

哀哉!香港人!

 

退休警司朱經緯,被控在雨傘運動期間以警棍襲擊途人,法庭裁定他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名成立。朱君應該會上訴,最終結果未知。

 

雖然有警員作證稱「與朱一同執勤時沒有看見朱使用警棍」,不過除了該名警員外,沒有人相信是真;所以辯方都沒有針對「有沒有用警棍」去打這場官司,而是引用一系列條例,強調朱君他真誠相信自己的行為合法;又稱當時是以「最低力度」揮棍,不會造成傷害。求情時,也指現場情況瞬息萬變,朱君只是判斷錯誤,在使用武力時出現「技術性犯錯」,但仍真誠相信當時要使用武力-即是承認有用警棍大大力打。

 

此案令我想起一單發人深醒的知名案例:公元1992年2月,柏林圍牆倒塌兩年後,守牆衛兵因格.亨里奇受到審判。在柏林牆倒塌前,他射殺了企圖翻牆而過的青年克里斯.格夫洛伊。亨里奇的律師辯護稱,這些衛兵僅為「執行命令」,別無選擇。法官希歐多爾.賽德爾並不這麼認為:「作為警察,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,但打不準是無罪的。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,此時此刻,你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主權,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。在這個世界上,在法律之外還有良知。當法律和良知衝突時,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。」

 

朱官拜警司,又有幾位前處長為他求情,定不是碌碌無能之輩,為香港及警隊貢獻良多。事已至此,對朱君,對警隊,對香港人都是悲劇,沒有贏家,全是輸家。下令放催淚彈求連任的那位,卻連競選連任都沒有資格。香港受了什麼詛咒?一個人的誤判,要那麼多人找數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