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 Banner
零零六六 - 頭條日報專欄 《廢中手記》
22-Jan-2018

零零六六  

 

有位老爸是在某校教書的,他的兒子也在他任教的學校就讀;無巧不成話,這一年兒子剛好升到老爸做班主任的這一班。為提高學生的責任心,老爸在學期初就在班中定了一個規矩:要是哪個同學遲到,每遲一分鐘就要罰5元給班會作為聖誕聯歡會的經費。可憐的父親,偏偏他兒子每三五天就狠狠的遲到一次,之後晚上回家又問他拿零用錢,罰的錢其實都是老爸的。最後老爸贊助了整個聯歡會百分之九十的經費。

 

後來兒子在大學入學面試,還強調準時的重要,說自己在校時也被編在準時率最高的一班呢。

 

又是這位可憐的老爸。幾年後,他兒子也長大了。有一天,車子壞了,老爸剛好那天有事,就答應兒子以一千元零用錢的代價,叫他幫忙開車去車房跟進一下。他深知車房有些「掠水」的技倆,遂叮囑兒子先打好價,列清楚維修項目及用料,並在場監督更換零件,按理應萬無一失。誰知道黃昏準備去提車時,寶貝兒子電話打來,說本來報好價一萬,現在車房說要兩萬。「為什麼?」「因為拆了一半後發現原來很難攪,他們的報價是假設容易攪的。」「你不是在現場嗎?現在才告訴我?」「對呀,我就是要告訴你準備好兩萬來埋單。如果由它拆開不繼續,那就一萬可以了。」

 

最後兩萬贖回了車子;兒子辛苦了一整天,還超時工作了,老爸給個一千五的零用也是應當的。

 

或者你會體諒那位老爸,哎呀,畢竟是親兒子嘛,無論是多麼的寬容甚至縱容,也是出於愛子之心。那麼,如果以上事件中兩人關係不是父子,而是老闆與下屬、股東與管理層呢?